limegreen

小小的寫手,來放自己喜歡的文章。
碼字很慢,興趣與愛好優先。

主要可能為盾鐵。

【盾鐵】女巫的自白 (一發完)

第一次寫盾鐵,就寫了這種充滿腦洞的文章,宇宙主要是MCU但跟其他的混合,起源是突然想到,為何反派的魔法師和女巫都是助攻,不小心就腦洞出這篇文章,希望大家會喜歡也請多包涵拙劣的文筆。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大宇宙定律,世界上有魔法的人都必須促成一對真愛。

  在翻完【學魔法都該知道的絕對定律】最後一頁時,我才知道世界上為什麼這麼多反派要促成真愛了。促成真愛是一項隱藏條件,你可以偷偷來,但是絕對要做到的事情,不然你的魔法不會聽話。

  想想,當你遇到危險的時候,要逃命結果失靈了呢?當你是個超級大反派,在所有人面前要放大招,氣勢洶洶的念咒語或擺出姿勢,結果只得到微風輕撫的嘲笑,那有多可笑?這種不聽話還是隨機發作,你根本不知道這魔法哪時候會失靈給你看。

  因此,這些不穩定的危機要解決,就必須促成一對真愛。


  別懷疑,當初我看到的時候我也覺得這一切都是個笑話,但這確實是一個絕對的定律。 

  看看那個威風凜凜的洛基,他可是促成他跟他哥這種令人震驚又不意外的消息,至於你問說那史傳奇博士呢?他為人行事低調不明顯,但在我拙劣的判斷下他應該是促成了一對情侶才是。

  所以說,沒錯,即使我是一位低調在路邊占卜、賣藥賺錢的小女巫,我也必須促成一對情侶檔才行。

  首先要先找下手的對象,可惜我還不出名,基於我那常常失靈的魔法,所以來找我占卜的女士們,身邊不是還沒有對象,就是身邊的那位不是真愛,讓我無從下手。

  然後我看到了一個偉大的目標,一個可比邪神與他雷神哥哥一樣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對出現在我眼前。

  美國隊長與鋼鐵俠。

  起初我是沒有發現的,戰友之間有良好的感情那沒有什麼,畢竟常常出生入死,感情比一般人還要緊密一些,很正常,沒有學會「真愛之眼」的我,一開始是不清楚,直到我看見一堆反派的魔法師跟女巫在他們身上狂丟魔法,然後一個又一個的宣告失敗。

  我得說,能當上超級反派的所用的魔法,絕對不是我這種小小女巫能夠模仿的,一個一個都是會造成生離死別的魔法,在那時候還沒有發現身邊的人是真愛絕對哪裡有問題。

  難怪反派們更討厭他們了。

  有個這麼大的目標出現在我的眼前,基於我那不小心湧起的好奇心,還有這兩人等於對魔法的一種挑戰,我搬到復仇者大廈附近,偷偷的使用魔法好好的觀察那些魔法究竟是怎麼樣失敗的,總不會是史傳奇跟洛基解開的,他們知道那對所有人而言有多重要。

  首先是邪神洛基,應該只是一個能夠增加他們感情的小玩笑,洛基已經通過了,所以他不需要真的湊成他們一對,所以我想他只是想要嘲笑那堆失敗的反派,或者說看到他們失去目標的絕望眼神?邪神的世界我不懂。

  那是一個針對復仇者全員的魔法,聖誕節的那天晚上,大家會看見自己最想要的那個人或物品,一起過一個愉快的聖誕舞會。

  聽起來挺溫馨的不是嗎?隊長跟鋼鐵人一定能從這裡知道他們內心最想要誰不是嗎?得了,針對復仇者全員施法根本就是和大家炫耀他的魔法有多穩定!

  當我想說沒機會的時候,事情出乎我意料。

  隊長跟鋼鐵人兩人避而不見面,然後被自己的哥哥帶回家修理了。

  我發誓我絕對沒有看見洛基一臉錯愕的被索爾帶走,我還不想死。



  第二位是緋紅女巫,說是想要對於奧創事件中給大家帶來的不愉快道歉,所以讓大家坐在那邊,給大家一個令人愉快的魔法,夢見你認為最美好的一件事情。

  緋紅女巫似乎是要給大家隱私,所以我看不見那是什麼樣的夢,但是我確定隊長跟鋼鐵人兩個人有談起內容,隊長說,「這裡是我的家,你也在裡面,托尼,是你讓這一切如此的美好。」

  鋼鐵人笑著回,「嘿,老冰棍,托尼‧史塔克無所不能,但不擅長建立一個家庭,這裡會像一個大家庭,是因為有你,史蒂夫。」

  「喔!你們兩個,下次你們在親親我我的談天的時候記得掛牌子,生人勿近!」不知哪來的鷹眼摀著耳朵跑了出去。

  聽聽!這樣你們應該知道彼此的對於自己有多重要了,快發現你們喜歡對方吧!就算不是我湊你們成為一對要另外找目標也沒關係。

  我期盼的偷聽兩人接下來的對話,然後,「聽聽克林特的話,所以說在這個家庭裡面,他絕對是最小的弟弟,幻視的哥哥。」

  「那常常跟他拌嘴的你也是小孩子了。」

  「什麼!你怎麼能拿天才發明家托尼‧史塔克跟克林特來比?」

  原本應該是喜聞樂見的告白場景,就這樣被他們例行的拌嘴給帶過去了。

  那一秒我覺得我旁邊的牆壁呼喚我去撞它,或者說應該想辦法欺負那個破壞氣氛的鷹眼?


  接下來的反派都別說了,對瀕死的鋼鐵俠施放僅有最重要的人在身邊才會醒的魔法、對隊長施放只有最愛的人才能破解的洗腦魔法等等,都一一被這對還沒有成為情侶的英雄夫夫給破解了,但他們還是沒有在一起!沒有!

  那個很久沒有出現的邪神,在那邊愉快地笑著呢!

  然後我發現的一件事情,身為超級反派不會做的的事情,對!他們施法之後,還沒有機會跟他們解釋那是什麼樣的魔法,就這樣被破解了有沒有,還被鋼鐵人嘲笑那魔法沒有用,看看你們這些超級反派!這麼囂張的一對還沒有湊起來。

  當然我覺得最想哭的還是反派跟我,連蘇科維亞協議造成的內戰,澤莫這跟魔法沒有關係的仇恨,都沒有拆散的你們,居然還沒有成為一對!

  長期觀察被他們這種,大家都認為我們應該在一起我們互相喜歡對方但自己都藏得很好現在的狀態也很不錯的未來應該在一起的夫夫們,欺負的我,決定也加入戰局。

  我絕對要讓他們成為一對!


  我翻了許多的魔法秘笈,撇開那些太艱難我不會施放的魔法之外,我找到了不少很多人聽過魔法,真愛之吻、真愛告白等等,這些超級反派不會去做的魔法,從中去篩選哪些可行,最後,最困難的一件事情出現了……

  我要怎麼在施法之後讓他們來找我,然後給他們一個明瞭的解釋,最後讓他們發現對彼此的愛呢?

  經過縝密的思考過後,看來,我得當一天的反派了。


  我得說,那是最艱難的一天,抓住托尼‧史塔克的新聞發佈會,混在記者裡面趁大家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將我精心準備的魔法丟向他,在其他復仇者制服我之前把失敗好幾次終於成功地魔藥丟向美國隊長。

  看著突然昏倒在大家面前的托尼史塔克,與放棄追我轉回去確定托尼‧史塔克安全的美國隊長,確定兩個人都中招之後,被黑寡婦壓制在地,真的不是普通的痛,還好沒有大腿殺,即使許多反派都很想嘗試一下,但我承受不起。

  被關在監獄的我,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我確定那兩個一樣頑固跟彆扭的傢伙,不會輕易地說出真心話,所以我只要等著復仇者裡面其中一位來問我怎麼解開魔法,我就離我的目標更接近一些了。

  施在鋼鐵人身上的魔法很簡單,跟睡美人是同一系列的魔法,基於我發現他有許久沒有好好睡覺,所以決定送鋼鐵人一個良好的睡眠,對,很俗套的只要真愛之吻就可以解決,只是中間過程會有點不愉快,畢竟如果睡太久也不好,所以要盡早解決就是了。

  給美國隊長的那瓶魔藥,就是另一種東西了,總不能讓美國隊長也跟著昏過去,這樣的話就得靠隊友把他們兩人親在一起了。隊長是會變成類似抱抱熊的狀態,會黏著人不放,但只限於心中最渴望的人,獨佔欲也會變得比較高一點,不過只要對方也喜歡他,同意再一起就解決了,所以在看到隊長往鋼鐵人那邊衝的時候我安心了一下,就說他們該在一起。

  感謝神讓一切順利,我坐牢三天就有人來找我了,是當時抓住我的黑寡婦,他帶著我到復仇者大廈要求我解開咒語,我看到了沉睡不已的托尼‧史塔克和一直抱著他,不讓人靠近的史蒂夫‧羅傑斯,如果有人要勸史蒂夫放開托尼一陣子,吃個飯、他們都應該洗個澡什麼的,就會對人咆嘯,所有人都是要搶糧食的壞人一樣。

  聽鷹眼抱怨說,他要原本要偷打鎮靜劑的,反而被揍了一頓,另一隻手還抱著沉睡的托尼,他有多累。

  嗯……我應該是沒有把熊跟狼的基因搞錯吧?看著還掛著瘀青的鷹眼,想到他破壞氣氛的那一次,我的罪惡感就消失了。

  我解說了魔法解除的方式,拖著手銬找了個位置坐下,等著,沒道理我這女巫都看出來他們該再一起了,跟他們長期相處的其他人看不出來。

  於是我看到了一位應該是勇往直前的史蒂夫‧羅傑斯,不知所措的臉紅,一臉猶豫地的看著托尼‧史塔克不知道應不應該親下去。

  「沒關係啦,如果托尼‧史塔克喜歡的人不是你,這裡還有這麼多人,很多人可以親親看。」我找死的補了一句話,沒辦法,再拖下去我也會被這氣氛弄到受不了,你們已經糾結夠久了,拜託!

  「不行!他是我的!」也許是因為魔法因素,特別容易被刺激的史蒂夫‧羅傑斯捧著托尼‧史塔克的臉親了下去。

  然後我看到了睜開雙眼的托尼‧史塔克,和恢復正常的史蒂夫‧羅傑斯,在他們打算裝作一切都不知道之前,再補一句話,「對了,那個魔法就算是睡著也是可以感受到和聽到身邊發生的事情,所以,隊長你說的話鋼鐵人都聽到,拜託別再裝什麼都不知道了。」

  「真的?」史蒂夫‧羅傑斯看著他還抱在懷裡的托尼‧史塔克。

  「很不幸,都聽見了,就算我沒聽見,優秀的星期五也會放給我看的。」托尼‧史塔克笑了笑。

  「很榮幸得到您的稱讚,BOSS。」天花板上傳來的機械女音,聽起來也在笑。

  「既然都這樣了,那慶祝在一起,再親一次?」托尼舔了舔嘴唇,撐起身體靠近史蒂夫。
史蒂夫笑了,湊了上去。

  那一秒,我覺得我身上的魔力充斥全身,感覺上更穩定了,只差沒有提示音說,噹噹噹升級完成,然後我就被帶走了,接下來的畫面不宜觀看。

  大功告成!基於我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而且只是為了湊他們兩位在一起,我回去當我的占卜師跟魔藥師賺錢啦,只是偶爾還是會習慣去偷聽他們兩位的夫夫生活。

  直到邪神洛基笑著說,「你不能再繼續聽下去了。」把我的魔法取消為止。



        END



彩蛋:

  1.某天邪神出現在我小小的店裡面,問我知道了些什麼?我只說關於他施法失敗的一次,不敢再說其他的,例如其實當時洛基是想要湊成哥哥跟珍一對的,誰知道會反過來發現哥哥的真愛是自己呢?
  然後我看見不是很友善的笑容。
  ……我怎麼忘了他會讀心呢?!!!

  2.原本想說不會再遇到美國隊長跟鋼鐵人了,在邪神之後,帶著一臉正直笑容的美國隊長光臨的我的店面,說要買一種會吐露真心話的魔藥,基於是增進夫夫之間的小小情趣,我做出來賣了,畢竟他們都憋了這麼久不是嗎?

  接下來是穿著西裝的托尼史塔克,他說要買能出現動物耳朵跟尾巴的藥,你們確定要玩這麼兇嗎?

  然後……我也說不清楚是第幾次,但夠了!我都快要變成賣情趣魔藥的人了,雖然也賣得很好,我已經存到錢可以搬更好的家了。


评论

热度(30)